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》

2017年12月18日 14:35 韩凯 郝丹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gov.cn/zhengce/2017-12/04/content_5244406.htm

让村监委的监督硬起来

□ 何勇海

    村务监督委员会并非新生事物,2010年修订实施的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明确规定:“村应当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或者其他形式的村务监督机构”。此后,一些地方陆续按照法律要求建立了村务监督委员会。中办、国办近日印发了《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》,应该是督促还没有建立村监委的地方尽快建立,已建立的地方尽快健全完善。

    村监委实现全覆盖,对从源头上遏制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、促进农村和谐稳定,具有重要作用。从理想状态上说,建立村监委,则相当于设立了村级“纪委”,可以实现对群众关心的村务活动进行监督。

    不过,从目前一些村监委的实际运作来看,村监委的确需进一步健全完善,真正做到对村干部能监督、敢监督、会监督。《瞭望》新闻周刊的记者曾走访多地调查发现,村监委往往存在如下问题:一是有牌无实,监督沦为空架子,村两委开会根本不通知村监委,或者村监委成员根本不敢讲话;二是村监委主任由村党支部成员兼任,甚至成员全部由村干部兼任,既当“运动员”又当“裁判员”;三是纪检、民政等对口部门没有发挥指导作用,推进监督缺力度。如此,村监委自然形同虚设。

    中办、国办此番印发的意见,对村务监督委员会的任职人选提出一系列要求,包括提倡由非村民委员会成员的村党组织班子成员或党员担任主任,原则上不由村党组织书记兼任主任;村民委员会成员及其近亲属、村会计(村报账员)、村文书、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不得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,等等,这些要求就是为避免“自己监督自己”,让村监委的监督硬起来。

    接下来,如何保障农村真正选出独立于村“两委”之外的“第三委”,如何倒逼两委成员真心接受村监委监督?这考验着乡镇、县区党委和政府在组织建立健全村监委过程中的行政智慧。笔者认为,村监委虽是村民自治组织的监督机构,但监督本身又具有反腐特点,所以,不但各级党委组织部门要牵头协调,民政、党委农村工作综合部门等单位共同参与,地方纪检部门也应成为村监委的坚强后盾,或曰“娘家”,对村监委成员进行培训,对监督工作展开检查、指导。同时,严明纪律,对村务监督工作不配合不支持、设置障碍甚至对监督者打击报复的,要依纪依法严肃追究责任。

“村监委”应成独立“第三委”

    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,进一步完善村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机制,提升乡村治理水平,中办、国办近日印发了《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》,《意见》指出,村务监督委员会是村民对村务进行民主监督的机构。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,对从源头上遏制村民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、促进农村和谐稳定,具有重要作用,各地区各部门要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。

    村务监督委员会并非新生事物,2010年修订实施的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明确规定,“村应当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或者其他形式的村务监督机构。”此后,一些地方陆续按照法律要求建立了村务监督委员会。更早之前的2004年6月18日,全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在浙江金华武义后陈村诞生,形成了一个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之外的“第三委”组织,由此掀开了全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新篇章。此番,中办、国办出台文件,应该是督促还没有建立“村监委”的地方尽快建立,已建立的地方尽快健全完善吧。

    “村监委”确实应该实现全覆盖。农村支委、村委班子的权力虽不大,但如若缺少真正有效的监督,也会滋生较为严重的贪腐问题,比如两委干部利用职权,以贪占、截留、私分、挪用等形式,非法占有土地补偿款、粮食直补款、救灾救济款等等,或以低价私自出租、转让、发包集体所有耕地、林地、矿山、滩涂、荒地等,贪污土地补偿款、工程款及厂房承包款等,一些小村官也可能大腐败。而建立了“村监委”,从理想状态上说,则相当于设立了村级“纪委”,可以实现对群众关心的村务活动进行监督。

    不过,从目前一些“村监委”的实际运作来看,确实应进一步健全完善,使“村监委”对村干部能监督、敢监督、会监督。《瞭望》新闻周刊的记者曾走访多地调查发现,“村监委”往往存在如下问题:一是有牌无实,监督沦为空架子,村两委开会根本不通知“村监委”,要么“村监委”成员不敢讲话;二是“村监委”主任由村党支部成员兼任,甚至成员全部由村干部兼任,既当“运动员”又当“裁判员”;三是纪检、民政等对口部门不指导“村监委”,推进监督缺力度。如此,“村监委”自然形同虚设。

    中办、国办此番印发的意见提出,村务监督委员会设主任1名,提倡由非村民委员会成员的村党组织班子成员或党员担任主任,原则上不由村党组织书记兼任主任;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在村民中推选产生,乡镇党委、村党组织要把好人选关;村民委员会成员及其近亲属、村会计(村报账员)、村文书、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不得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;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指定、委派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……这些要求就是为避免“自己监督自己”,让“村监委”的监督硬起来。

    接下来的问题是,如何保障农村真正选出独立于支委、村委之外的“第三委”,如何倒逼两委成员真心接受“村监委”监督?这考验着乡镇、县区党委和政府在组织建立健全“村监委”过程中的行政智慧,指望农村两委自身摆正位置、主动接受监督恐怕不靠谱。“村监委”虽是村民自治组织的监督机构,但监督本身又具有反腐特点,地方纪检部门应成为“村监委”的坚强后盾,或曰“娘家”。同时,严明纪律,对村务监督工作不配合不支持、设置障碍甚至对监督者打击报复的,要依纪依法严肃追究责任。

 

以强化村务监督遏制“微腐败”

    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。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是加强对“微权力”运行制约和监督的组织保障,是完善基层监督体系的制度保障,是增强民主监督和群众监督合力,减少“微腐败”存量,遏制“微腐败”增量的有力举措。

   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,铲除不良作风和腐败现象滋生的土壤,根本上要靠法规制度。强化村务监督,扎牢制度笼子是基础。身为惠民政策“执行终端”的村干部,权力不大影响大。“蝇伺市井,其滋挠万众同恶。”把村务监督的制度扎牢织密,管住党植根群众的“服务终端”,关乎老百姓的福祉,关乎党的执政根基。党中央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民主监督、群众监督,早在1998年中办就下发了《关于在农村普遍实行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制度的通知》,从村务公开和民主理财到建立健全村务监督体系,从巡视巡察到监察体制改革,通过探索实践,不断总结提炼,使制度笼子更密更牢,监督网格更细更实,促进了党内监督向纵深发展。通过畅通人民群众监督渠道,延伸对党组织神经末梢的监督触角,有力地推动了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,不断增强党的自我净化、自我完善、自我革新、自我提高能力。

    “天下之事,不难于立法,而难于法之必行。”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。强化村务监督,自觉尊崇制度是关键。贯彻落实《指导意见》是基层党委政府、党员干部的共同责任,基层党组织要切实履行主体责任,抓好工作落实。要指导村务监督委员会履行好知情权、质询权、审核权、建议权、评议权,给干部使用的公权力装上放大镜,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。要教育党员干部尊崇党章党规党纪,打牢遵规守纪的思想基础。“求木之长者,必固其根本;欲流之远者,必浚其泉源”。党员干部要时刻警醒,自觉接受监督,做到自重、自省、自警,始终以思想上的清醒保证用权上的清醒。其实对于党员干部而言,多一层监督是一种爱护,多戴一圈 “紧箍咒”也就多了一个“安全阀”。

    “锄一害而众苗成,刑一恶而万民悦。”强化村务监督,形成执纪震慑是保障。通过严管体现厚爱,让党员干部知敬畏、存戒惧、守底线,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。通过监督支撑信任,激发群众监督的巨大力量,让群众想监督、敢监督、会监督,形成监督合力,盯紧群众身边“微腐败”,着力解决优亲厚友、侵吞挪用、克扣强占惠民资金等损害群众切身利益问题,严厉查处“雁过拔毛”“小官巨贪”“乡匪村霸”等腐败突出问题,切实保障村民合法权益和集体利益。通过纪律执行震慑,让反腐给老百姓带来更多获得感,让基层政治生态持续向好,日益风清气正。

 

编辑: 韩凯